今天開始沒有行程,就是開會跟努力學習,第一次碰到上千個學國際關係的人的會議,以往去開會,多半是更大類型的拜拜會議,這次是真的國際研究會議,來的人全部都是國際關係領域的教授或者是博士生,大家討論起來基本上是沒有落差的,也覺得自己還有很多不足的地方,同時英文被德文搞的變差很多,晚上reception的時候,在聊天的時候就很明顯的感受的出來,另外一個就是演講在做筆記的時候,也是很明顯的感受自己的拼字出現問題,實在不想丟台大的臉,晚上回來就自己好好用功,努力再把我的powerpoint弄好一點點,加油加油。

 7/24開了一整天的會,精疲力盡
今天算是認真的了,從早上九點半開研討會開到下午六點,真佩服自己的毅力啊。不過我覺得能更聽聽別人在做些什麼對我來說是非常有收穫的,特別是陸續開始認識一些人,大家可以沒啥障礙(除了英文還是有點爛之外)的聊聊對方在做的東西,也可以讓自己想一下自己真的還有很多不足的地方。
今天早上還特別跑去看Barry Buzan那一場,可是我對英國學派只有粗淺的認識,結果這個panel基本上都在討論Manning,穿插一份談英國學派跟葛蘭西在霸權概念上的差異,雖然稱不上「隔行」,但是真的「如隔山」,實在是鴨子聽雷。相反的跑到在談歐洲安全的一些panel就又比較自在一點。
   晚上跟泰國的一個教授一起去Skopol餐廳用餐,這是網路上人家介紹的當地餐館,整個裝潢確實蠻古色古香的,氣氛不錯,我們請服務生介紹了兩種傳統的菜色,一種實在不敢恭維,跟「傳統的巴伐利亞拼盤」竟然是差不多,就是香腸、肉有的沒的;另外我點的魚就真的蠻好吃的了,值得一點。
   吃沒多久,因為兩個人明天都要present,還是回家拼論文比較實在,突然覺得自己好像王建民,這個比喻不知道對不對,那種感覺就好像上了大聯盟,變成職業選手了,就應該要有職業選手的認知,每天該做的基本訓練還是要做到,不然你很快就會脫節而被下放,我覺得我在台灣就是荒於基本動作,其實是自己的問題,但總會怪台灣有太多誘惑了,看看電視、吃吃東西就過去了,不過在這邊沒電視看,網路也不會常常上,真的覺得時間多很多啊,回去實在要好好改進自己的生活。其他的,就跟王建民一樣,剩下的只能是上場好好投球,反正王建民也是會有被打爆的時候,更何況我現在心裡隱隱然覺得我的paper有些問題在裡面,這個時候就得要慢慢培養職業選手的心態了,如何能夠在狀況不好的情況,減少失分而不被打爆,我想我明天就會知道了。當然,如果大家拼命打滾地球,那我就樂得輕鬆的過關了(已經不知道在胡言亂語什麼了)。
    不過真的覺得每個工作都一樣,所謂「台上一分鐘,台下十年功」,都是需要花很多力氣去不斷練習,然後發展新的球路、新的技術,然後到市場上去測試一下接受程度,如果不行,就再調整,這些都需要功夫,我想我目前做為國際關係的職業選手還是不太夠格的,因為我比較喜歡自己練球,當然我也喜歡上場投球,參加類似這樣的研討會,可是就是不喜歡寫文章、投稿什麼的,真的很累人啊。不過看到明年國際研究年會要在聖彼得堡舉行,又開始有點心動,該來找個什麼題目寫呢?
 
誠如我過去跟學弟妹所說的,如果想要把英文練好,自己努力當然是不可避免的,畢竟紮實的單字量是聽懂別人說話的最大關鍵,但是還有一種方式就是把自己丟到國際會議裡面,因為你一定要跟別人溝通(當然這也取決於自己願不願意主動啦),如果願意主動去跟人家聊天、交換所學,那就會被迫要擠出各式各樣曾經學過卻又忘記的單字,我的英文也就在這兩天之後又稍微活過來,不過不可否認的是有些單字可能自己在學英文的時候沒學好,又被德文「先入為主」之後,就再也記不起來英文了,讓我真的決心回去還是要定期看英文報紙或期刊才行。因為有在看德文期刊,所以德文的溝通能力與聽力反而沒有退步太多(因為反正本來就是那樣),倒是英文的聽與說真的需要更多這樣環境的刺激,各位同學們,如果你們有看我的部落格,明年九月這個會議在聖彼得堡這個美麗的城市呢,要不要大家一起努力寫文章去申請呢?
    這幾天努力的開會,聽聽別人做什麼,同時也想想自己要做什麼,輪到自己報告的時候,其實也就沒什麼困難,因為其實就是跟考proposal一樣,把研究動機、argument,以及自己的內容交代清楚就可以了。不過在跟泰國與印尼的朋友聊天的時候,發現了兩個令我驚訝的事實,一個就是泰國跟印尼的教授薪水竟然少的可憐,他們說大概只有七百歐元左右,那不就是三萬多塊台幣?當然當地物價也比較低,只是這個薪水似乎比我預期的少很多,我本來預期會有一千歐元的說。
   另外一個令我訝異的事情就是,原來這種大拜拜的國際會議也是會刷人的啊?他們說他們所上有三個人投稿,竟然有兩個人被拒絕,哇!所以其實我是很幸運就對了,我以為這種大拜拜的會議根本就是隨便投的說,結論是如果要投稿,還是乖乖好好寫比較實在,免得被拒絕。
   這次的會議,也很高興的遇到了台灣來的教授與同學,包括邱所長、黃老師等人,因此讓他們請了好幾頓,真是感到不好意思,也謝謝了。值得一提的是我們去了當地最有名的傳統餐廳Sokol吃了晚餐,這個傳統餐廳的位置就在市政廳附近,不難找,我連續兩天去那邊吃,平均吃下來一餐大概還是要十五歐元左右,我跟其他教授們點過鄉村拼盤、烤魚、烤花枝等料理,發現在這家餐廳吃,海鮮料理真的比較好吃,建議如果朋友想來的話,記得點他的魚,真的還蠻好吃的,而且一大條也比較划算。
創作者介紹

阿爾卑斯山腳下過生活

shunwen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